Home亚搏首页上将:中日一旦陷入军事冲突 中国必须打赢

上将:中日一旦陷入军事冲突 中国必须打赢

原标题:上将刘亚洲有多强硬?

近日,国防大学教授戴旭与美军“中国通”、美军“红队”指挥官马伟宁合著的《戴旭与美军“中国通”的战略对话》出版发行。“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这是国内首次出版中美军官之间直接“观点碰撞”的出版物,书中体现了中美两军乃至两国完全不同的哲学思维及文明的冲突。

今天,中国军网发表了上将刘亚洲对这本书的点评文章,“读了‘对话’(即《戴旭与美军“中国通”的战略对话》一书),有几点感触”,刘亚洲说。

刘亚洲是空军上将,曾任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主任、成都军区空军政委、空军副政委等职务,现任国防大学政委。

早在三十年前,刘亚洲就曾以军事题材报告文学闻名,经典篇目如《恶魔导演的战争》《那就是马尔维纳斯》《攻击、攻击、再攻击》等,美国战略家科尔曼曾经评论道:“刘亚洲这些报告文学其实是世界新军事变革的前奏。这个新军事变革果然发生了。一个解放军营级干部,能有这样的眼光,实在难得。”

中国军网则如此评价刘亚洲:“进入新世纪以来,刘亚洲在国家战略和军事战略上深入研究,推出了一系列作品,如《大国策》《西部论》《金门战役检讨》《大战略观》等宏文,引起国内外关注。据悉,美国五角大楼自2005年以来,已秘密召开过数次研讨刘亚洲著作的会议”。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刘亚洲的父亲刘建德是个1939年参加革命的老八路,曾任兰州军区后勤部副政委,战功卓著。刘亚洲的爱人李小林是前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儿。

刘亚洲素有“高层文胆”、“军中才子”、“中国鹰派”之称。近年来,刘亚洲发表的文章多论述中日关系、中美关系、军事改革等,多有强硬表态,同时,他也会发表有关军队反腐的言论,言辞犀利。

谈军队人才培养

“必须淘汰滥竽充数、琐屑颟顸之辈”

习近平在国防大学校史馆,刘亚洲(左一)讲解。

3月23日,习近平视察国防大学时指出:要深入贯彻落实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全面提高教学科研水平和人才培养质量,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提供强有力的人才和科技支持。

点评《戴旭与美军“中国通”的战略对话》时,身为国防大学政委的刘亚洲也谈到了国防大学如何培养人才的问题:“曾经有一个著名的‘钱学森之问’:为什么中国大学培养不出世界级创新大师?这个‘问号’叩击的恐怕不仅仅是中国的大学。一个‘独尊儒术’带来万马齐喑。高山之巅无美树,大树之下无美草。漫长史书,政治家招贤纳士如汉高祖如唐太宗者凤毛麟角”。

“由二人(戴旭与马伟宁)对话,有感而发人才之论,实是情不自禁”。刘亚洲说:中国全面的军事变革拉开帷幕。习主席在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说,推动人才发展体制改革和政策创新,形成人才辈出、人尽其才的生动局面。国防大学是全国最高的军事学府,担负着为国家和军队培养人才的战略任务,必须开风气之先。以改革的劲风,荡涤嫉贤妒能、空谈误国之风,淘汰滥竽充数、琐屑颟顸之辈,打破资格、颠覆惯例,提供条件让有真知灼见的人脱颖而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2015年8月在《继续解放思想》一文中,刘亚洲也曾谈到,“国防大学要做中国新军事革命的发动机”,“要解放思想,首先要明白是什么束缚了我们的思想。无非是三个字,一个是‘怕’,一个是‘懒’,还有一个是‘假’”。

刘亚洲解释说:怕,就是怕自己说错了话,走错了路;懒,是指不愿意动脑子,不思考,也有不干事的现象;假,就是伪创新。

“我们这些人早晚要成为祖宗。我们应该想怎么当一个合格的祖宗,给后人留下点什么。比如我们学校,教学也好,科研也好;成为名师也好,不成为名师也好;成为名将也好,不成为名将也好,都要留下点东西,不枉活一生”。

谈军队反腐

“查处徐才厚、谷俊山等,只是解决问题的开始”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刘亚洲多次痛斥“军老虎”,直言“用人腐败已经成为祸国殃民、毁军败政的最大祸根”。

2014年11月,在“学习贯彻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精神理论研讨会”上,刘亚洲发言称:军队为什么发生这么多严重腐败问题,需要我们深刻反思。查处徐才厚、谷俊山等腐败分子,只是解决问题的开始,反腐要打攻坚战,也要打持久战。

2015年5月,在《走出甲午迎接变革再创辉煌》一文中,他写到:思想文化是制度机制的核心,任人唯亲、“选才惟财”的潜规则,是腐败文化的反映。如今,甲午时期封建王朝腐朽不堪的政治制度已不复存在,但封建主义的用人思想却并未扫除干净。用人腐败已经成为祸国殃民、毁军败政的最大祸根。前一时期,有的拿官职做交易,明目张胆、明码标价买官卖官;有的以人划线、以地域划线、以单位划线,培植亲信、排斥异己,拉帮结伙、收买人心,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搞人身依附,跟人不跟党。那些真正一心谋打仗、而又不愿同流合污的优秀干部受到了排挤。而通过向上级“进贡”获得升迁的人,一定要通过向下级“纳贡”来收回成本,如同一个核裂变的链式反应一样,层层传导,直至末端。这种腐败文化的辐射力、渗透力极强,严重败坏了我军的政治生态,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

谈军改

“不进行一场革命,不足以焕发青春”

2015年底,在《军改是一场革命》一文中,刘亚洲谈到了军队人才建设问题。

他写到:1963年,毛泽东在凭吊罗荣桓诗中写道:“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这首诗既是一个分野,又像一个谶语。自第一代将领凋零之后,我军一直期待出现席卷天下时那股人才潮。一支守天下的军队,用一大批德才兼备的干部有难度,但用几个优秀人才应当有可能。问题是,在不良政治生态影响和平庸守旧思想氛围的笼罩下,这几个出类拔萃的人才也容不下。这带来两个后果:一、不敢讲真话。关起门来也没有人讲真话;二、生存第一。为了避免吃亏,我们甚至在没吃亏前就已经懂得如何防范了。

他强调:今天我军人才队伍建设又到了“爬坡”阶段。这个“坡”,比当年的“坡”艰难百倍。因为积弊太深,如深渊万丈。不进行一场革命,不足以焕发青春。

他认为,此次军改,高级将领中应刮一场头脑风暴;中层应该铸造一个全新的“参谋团”;基层士兵要有知识和文化。

他还特意分析了参谋队伍存在的问题:今天我军参谋队伍有两大问题:其一,缺少吞天吐地的能力。首先是缺少吞天吐地的气魄。“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就是辛辣而真实的写照。其二,缺少干事业的追求。中层军官必须把打仗当成一个职业。军人不把打仗当成一个职业,就更不会把它当成一个事业。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刘亚洲多次强调军改的必要性,他曾直言:今天,不改革是中国军队最大的风险。不改革的症结在于改革动力不足。动力不足的症结在于不愿触及个人的利益。然而,严酷的现实是,只要是私利,就终究会被打破。不被自己打破,就被别人打破。今天不打破,明天必打破。

谈信仰

“信仰一旦崩溃,比不曾有过信仰更加糟糕”

“我已多次讲过信仰问题,可应者寥寥”,2015年8月,在谈信仰一文中,刘亚洲说:我想起了“文革”中牺牲的张志新的那句话,张志新在临终前叹息:“我向冰冷的铁墙咳一声,还能听到一声回音。我向活人呼唤千遍万遍,恰似呼唤一个死人。”

刘亚洲在文中写到:今天,很多人信仰破灭了。信仰一旦崩溃,比不曾有过信仰更加糟糕,就像文明一旦崩溃,比不曾有过文明还要糟糕一样。前几天,我又看到一封信,是一个退休多年的老干部写给儿子的,大意是:你到社会上工作后,千万不能讲真话,因为讲真话是要倒霉的。在领导面前你要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等等。这封信登在一个杂志上,你们可以找来看看。这封信,说明这个革命多年的老同志的信念已经破灭。这封信也代表了当前相当一部分父辈的心态和观念。

他提出:没有精神的中国是不会过上好日子的。我们已经尝到最初的苦果。有段子说,中国人从食品中完成了化学的扫盲。比如,从大米中认识了石蜡,从火腿中认识了敌敌畏,从鸡蛋中认识了苏丹红,从牛奶中认识了三聚氰胺。这一点,我们对古人、对今人、对未来人都是欠了债的。这个债一百年也还不清。

谈日本

“中日一旦陷入军事冲突,中国必须打赢,没有退路”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刘亚洲曾多次谈及中日关系。

他提出:一个不能自主的国家所希望的是恢复过去曾经拥有的;相反,一个自主的国家则是争取创造它所未有的。战后70年,日本仍是一个不能自主的国家。时代发展虽已天翻地覆,有些日本人还生活在军国主义时代的历史幻觉之中,缺乏清醒理智的现实感。

他表示:在世界文明史上,日本因为缺乏原生性的文明创造力,从来不是领导世界发展潮流的强国。文明创造力的缺失,使得日本只能长期在大国舞台上充当配角,当然是一个具有极强搅局能力的配角。对征服者与强者,日本总是恭顺与合作;对待弱者与被征服者,日本则屡屡以屠城、血洗的方式对待。

“文明的局限性,决定了生存的局限性。日本很多时候的悲剧就在于,本来只能做‘棋子’,却总想成为‘旗手’。真相往往使人痛苦。侵华战争的失败只是将日本文明的局限、日本右翼政客在战略上的浅陋、日本国家战略上的失败彰显出来,而日本有人却难以接受这种为历史所检验的真相。一个民族如果习惯于掩饰历史、拒绝真相,沉缅于自大的狂妄幻想之中,则是没有希望的”。

2015年10月,刘亚洲发表了题为《从钓鱼岛问题看中日关系》的文章。他写到:中日不断对抗会使中日双方向和平的方面越走越远,向战争的方向越走越近。而一旦中日陷入军事冲突,对中国而言只有一个选择,必须打赢,没有退路。同时,他也表示,我们必须以不惜战争的决心尽一切可能避免战争。作为军人,我们必须用“打仗的决心”争取和平。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 王姝


papi酱估值3个亿一点都不贵

当然,三年之后,网红的江湖上,可能再也找不到papi酱的身影,但这不是罗胖子他们在出资时考虑的重点。他们只需选择合适的时间和papi酱啪啪,然后选择更合适的时机潇洒地离开。资本和被投资企业的关系从来不是婚姻关系,要么一夜情,要么包养。


问题疫苗百姓还要摸索多久?

问题疫苗的出现,一定和监管部门的监督不力有关,监管部门的领导在这个时候,云山雾罩地说了这样一番话,目的很清楚。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该如何理解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此话可以有具体抽象两个理解。具体层面说的是,人办事要有计划,否则会陷入麻烦;抽象层面说的是,人如果能够多想想远大的事,就可以摆脱切近的忧烦。


好莱坞投向中国怀抱了吗?

好莱坞明星访日人数骤减。很多电影业人士感到,“好莱坞已经不像从前那样‘以日本为先’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