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亚搏体育复旦大学:前校长杨玉良卸任与巡视组无关

复旦大学:前校长杨玉良卸任与巡视组无关

2013年9月6日,上海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在2013级新生开学典礼上致辞。图/CFP
2013年9月6日,上海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在2013级新生开学典礼上致辞。图/CFP

新京报讯 (记者许路阳)“相关报道将杨玉良院士卸任与中纪委专项巡视相关联是不负责任的。”昨日,针对媒体关于该校原校长杨玉良离任报道,复旦大学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卸任后,杨玉良现任复旦大学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筹)院长。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纷扰的负面事件让复旦大学如坐针毡,而作为校长的杨玉良,则“首当其冲”,并援引复旦相关人士说法称,杨本可以再干一届。此外,报道还透露,有关部门对复旦大学党委巡视整改报告很不满意。

“将卸任与巡视关联不负责任”

昨日,复旦大学校方回应称,中组部干部三局局长喻云林在宣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复旦大学校长职务任免的决定时,就已肯定了杨玉良院士对复旦的贡献,并明确杨玉良已经到龄到届,“相关报道将杨玉良院士卸任与中纪委专项巡视相关联是不负责任的。”

据复旦官网显示,10月24日下午,该校举行全校骨干教师和干部大会,会上,喻云林对杨玉良为复旦发展做出的重要贡献,表示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

中组部负责人称其到龄到届

复旦校方表示,目前,中央对部级干部的任职年限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今年2月,教育部就公布了《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进一步加强直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若干意见》,要求年满60岁的领导班子成员要及时退出领导岗位,党政领导班子实行任期制,每届任期5年。

1952年11月出生的杨玉良,今年已62岁,按规定已到龄。2009年1月14日,杨玉良被宣布接替王生洪,担任复旦大学校长,至今已近5年,接近到届。

在上述干部大会上,喻云林说,杨玉良已经到龄到届,主动提出希望退下领导岗位,党中央、国务院经过反复酝酿、慎重研究做出有关调整决定。

杨玉良已任新职 投身古籍保护

杨玉良卸任后去向如何?昨日,复旦大学校方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杨已出任复旦大学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筹)院长。

10月27日,被宣布卸任校长后第3天,杨玉良以该身份,和校长许宁生等人一起在复旦大学“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筹)”迎接到访的广州市市长陈建华一行。

而据新京报记者了解,早在今年10月11日在京召开的全国古籍保护工作会议上,杨玉良就以复旦大学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院长身份,作《复旦大学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的创建——对中华古籍保护人才培养的一点看法》发言,介绍复旦大学“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的构想。

据最新出版的《复旦》,“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将于本月30日正式成立。

■ 焦点

“古籍保护是外行,工作重要愿承担”

杨玉良是高分子化学与物理学专业博士毕业的中科院院士。他坦言,在古籍保护领域自己是个外行,“但感觉到这项工作的重要程度,愿意承担院长重担。”

杨玉良表示,古籍保护属于新兴学科,当前的古籍保护工作,涉及越来越多的学科和技术,诸如物理、生物、化学、材料科学等等。他曾在科研主业之外,利用业余时间参与过一些文物修复工作,为文物保护团队提供诸如涂料、填充物等各种新型高分子材料。

如今,成为复旦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的首任院长,他在讲话最后,专门谈到高校参与古籍保护人才培养的问题。

今年初,复旦图书馆和国家古籍保护中心、文化部达成联合培养古籍保护方向图书情报专业硕士协议,将于2015年首次招生,文化部也已答应每年资助10名硕士的培养经费,“对复旦大学来讲意义重大,复旦大学要把这些事情认真做好,把这个过程的设置以及研究的项目给设计好。”

为此,他已做了包括延聘学校古籍修复专家黄正仪女士、特聘上海图书馆退休的古籍修复专家赵嘉福等准备,“在这个行业,年龄是最宝贵的,年龄越大,经验会越好。我们最近还将进一步引进专家。”

■ 盘点

“卸任未退休”的高校领导

清华顾秉林

2012年2月卸任清华大学校长职务的顾秉林院士,出任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顾秉林说,自己曾参与高等研究院的筹建,并一直在这里开展研究工作。

北大周其凤

2013年3月卸任北京大学校长职务的周其凤院士,继续在北大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任教。前日,在北大校内网公示的“北大2014年国华杰出学者获奖名单”中,他位列其中。

人大纪宝成

2011年11月卸任中国人民大学校长职务的纪宝成,至今仍然担任人民大学国学院院长,这个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首个建成的国学院,就是他主持成立的。

(原标题:复旦:前校长杨玉良卸任与巡视组无关)


惠新西街站明天继续迎来送往

2014年11月6日晚高峰,北京地铁5号线惠新西街站,一名33岁的女子,被地铁门与安全门夹住,抢救无效,死亡。据现场目击者描述,“人夹在安全门和地铁门之间,车辆开走导致悲剧发生。”


赵本山不要“卖拐”又“卖乖”

赵本山应该清楚,民间才是他的最好舞台,艺术才是他的立足之本;艺人也需要骨气,不能西风来了向西,西风倒了向东;如果把表演延伸到社会生活中去,还要在社会生活中“卖拐”,在政治舞台上“卖乖”,那么他不但可能睡不着,还有可能睡不醒。


记者的伤感源于梦想变得黯淡

如果把记者比喻成负轭的骏马,那么在这个充满无限可能的新时代中,不必有太多的自我悲情惯性,而应该选择奔放、奔跑。行动和奔跑就是方向,用脚步与信念拥抱哪怕再卑微的理想,胜过一切惶恐与怨艾。


“村支书就是政府”并非幻觉

村支书说的“我就是政府”,显然并不只是权力的幻觉,而是有很强的现实根基。在一个村子里,无论组织、人事、财务、民政甚至是利益分配,村干部基本都可谓大权在握。所谓的“最低领导人”,也变成了一个又一个肆无忌惮的“土皇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