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亚搏体育天津男子摆射击摊被抓 原本剩4个月的婚事吹了

天津男子摆射击摊被抓 原本剩4个月的婚事吹了

从赵帅家的阳台望出去,天津之眼近在咫尺。从赵帅家的阳台望出去,天津之眼近在咫尺。

随着京津冀地区新一轮雾霾的过去,天津的天气格外的好,闲玩的市民也不算少。

“要不要放一盆金鱼,积德的。”一名中年妇女向路人吆喝着,不远处就是“天津大妈气枪射击摊案”主角——赵春华曾经摆射击摊的地方。

“那天抓了13个人,他们是刚摆好摊,警察就呼呼啦啦的过来了。”知情人向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全国爆料热线:M17702387875@163.com)透露,被警方带走的13人中,天津本地的有3人,其余10人均为东北人,其中6人系亲戚关系。

“除了赵春华被判刑了以外,还有4个人在看守所里,其余8个人取保候审。”知情人称,现在涉案者的家属压力很大,基本都不再接受采访,“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每个人心里都希望无罪或是缓刑,但谁又知道呢,等开庭吧。”

知情人向上游新闻记者展示仿真枪的子弹。知情人向上游新闻记者展示仿真枪的子弹。

还有4个月结婚,但现在女友和他分了

“我儿子赵帅摆那个射击摊才一个月,就摊上了这么大个事。”赵帅的母亲章静抱着儿子摆摊时留下的娃娃,一边抽泣一边说。赵帅的父亲赵忠抱着膀子,愁眉苦脸的靠在墙边抽着闷烟。“这屋子自从孩子被抓进去了,就再也没心情收拾了。法院说我们家孩子年后开庭,我也不知道咋办。”

赵帅在天津的居住地距离天津之眼不远,甚至透过窗户就能远远的望见那个标志性的摩天轮。

2016年10月12日晚上9点30分,27岁的赵帅照例在天津之眼下的河堤边摆射击摊。但是,刚刚摆好摊位,周围就冲出来40多人,将他和另外几家摆摊的人抓走了。

“在做这个之前,我们摆的是套圈和陶瓷上色。”章静说,之前9月的一天,赵帅看见其他摊位的射击摊生意不错,就掏了5000块钱置办了气枪、气球、塑料子弹和娃娃,“做了一个月生意,本钱才回来2000元,人就搭进去了。”

天津之眼下的河堤旁,这里就是气球射击摊曾经摆放的地方。天津之眼下的河堤旁,这里就是气球射击摊曾经摆放的地方。

儿子被带走几个小时,章静在凌晨时被叫到派出所,签署《拘留通知书》的情况,“上面写着我儿子犯的是‘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我脑袋嗡一下就炸了。”章静纳闷是怎么玩具枪就变成了真枪。

天津市公安局河北分局发布拘留通知书上显示,2016年10月13日1时49分,将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的赵帅刑事拘留,现羁押在河北区看守所。

一个月后的11月17日,天津市公安局河北分局对赵某正式批捕。

赵忠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自己家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儿子被抓之前和女朋友谈了一年多恋爱,“本来我们准备5月份就张罗结婚的事。现在出了事,人家姑娘可能是不乐意了。”赵忠说,自己和章静给姑娘打了几次电话,开始还能说上话,但逐渐的对方也不愿意怎么说话了。

天津之眼。天津之眼。

射击摊开张1个月,一个大奖都没送出去

据章静称,在此次天津专项行动中,儿子年纪最小。并且和其他人相比,摊位上的仿真枪被鉴定成有杀伤力的数量也是最少的。

“他的摊位上,有3把俗称“301”的仿真枪被鉴定为有杀伤力。”章静称,玩射击的游戏一局是18发子弹,全部命中是一等奖,17发是二等奖,16发是三等奖,其余都是纪念奖,“到现在一次大奖都没送出去过。”

枪里面的塑料子弹分为3种颜色,填装子弹的时候不会只装一种颜色,而是两种颜色混装。“这种白色的子弹威力大一点,其余的红色和黄色就不行,有时候连气球都打不破。”除此之外,章静还提到了无论是哪种型号的仿真枪,大多只有1个月左右的寿命。“一把枪40块钱,一个月就玩报废了。”

对于购买仿真枪的途径,章静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师傅到射击摊附近卖枪,而做射击摊生意的人,基本上都是从这个人手里买到的仿真枪。

“出了事情之后,这个人再没出现,警方也没抓这个人。”章静觉得,这让自己的儿子显得更加无辜了。

章静现在最关切的就是儿子刑期的问题,“在里面呆久了,好人都变成坏人了。刑期不超过6个月或是缓刑,我就认倒霉了,长了可不行。之前法院说年后才会开庭,我们家这年基本上是过不下去了。”

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

被抓的13人中,有6个人有亲戚关系

据该案的知情人向上游新闻记者透露,在被抓的13个人中,有3个是天津本地人。其余的10个人都来自辽宁或是黑龙江。

值得注意的是,这10个东北人里,目前已经有8个人被取保候审。

“这里面有2个人是当时帮忙的,还有6个人都是亲戚关系。”知情人称,其余的5个人,除了赵春华被判刑,其他的人都在看守所。

对于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希望通过知情人联系到其余的几位家属的请求。

知情人表示了拒绝,现在这个事家属压力很大,愿意接受采访的人还是要看个人。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与赵春华的女儿取得了联系,但是其拒绝了采访。“我的婆婆因为这件事给气的,还有就是压力太大,高血压糖尿病都犯了,实在抱歉。”

赵春华的代理律师徐昕对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全国爆料热线:M17702387875@163.com)说,他认为赵春华不构成犯罪。

“首先涉案的枪形物根本不是枪支,枪口比动能与真枪差了百倍。其次赵春华没有犯罪的主观故意。还有就是她本人摆摊就是为了谋生,没有造成任何人身和财产的损害。”徐昕律师表示,以目前的情况一审判处三年六个月有期徒刑,违反常理。

“我目前只代理了赵春华的案子,其他涉案的人我没有代理。不过,我希望赵春华的案子能给其他的案子带来起色。”徐昕希望能通过这些影响性案件,推动法治的理念,促成枪支认定标准的提高。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曲鸿瑞 实习生 刘煜妤 天津报道)


科学评价不是任人打扮小姑娘

如何看待影响科学评价的话语权问题,就此陈列平教授近日在接受“知识分子”访谈时首次公开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论文作者功劳分配难?有绝招

既然作者署名排序不能说明一切,那么,该如何正确估计一位作者在合著论文中的真正功劳呢?


领导和领导为啥不一样?

有些领导倒是真爱读书,有些领导则有些叶公好龙,而且爱读书的领导和不爱读书的领导确实不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