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亚搏体育湖南耒阳文联主席回应砸电脑:他们骂我神经病

湖南耒阳文联主席回应砸电脑:他们骂我神经病

据湖南当地媒体14日爆料:7月4日,耒阳市文学艺术联合会党组书记、主席熊艾春因自己的作品遭网友“差评”而误以为是网站所为,遂到当地耒阳社区网站,砸坏了一台办公电脑,并留下“熊艾春怒砸社区电脑”的字条。

消息披露后,华西都市报记者于14日多次拨打熊艾春的手机,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发去短信也未收到回复。而耒阳社区网站负责人当天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熊艾春多次在该网站发表作品遭网友批评,他为此曾登门做劝说工作,“结果两人差点吵起来”。

熟悉熊艾春的一些同事告诉记者,他10多年前曾有过精神病史。砸电脑事件发生后,熊艾春目前在长沙医院就医。耒阳市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等情况调查清楚后,市里将对这一事件进行处理。

熊诗人,怒从何来/

熊艾春对网络不太了解,诗作遭到网友“差评”便以为是网站对他的诗词进行诋毁,于是到网站闹事。

熊艾春摔电脑之前,是否和这家网站发生过矛盾?

被砸电脑的耒阳社区网站负责人肯定地答复华西都市报记者,“之前没有矛盾”。不过,他提到,就在事发前一天,也就是7月3日下午3点半左右,他受人之托,专门到熊艾春的办公室给他做工作,劝他不要再在网上发作品了。他主要表明两个意思:一是,社区网站是一个民间平台,不好的评论不代表社区的意思;二是,你的诗写得好,可以藏起来,不一定要在网站发。

这位负责人介绍,7月1日,熊艾春以“耒阳小竹子”的网名在耒阳社区网站上贴出了自己写的几首诗作,遭到网友“差评”。“熊艾春对网络不太了解,以为是网站对他的诗词进行诋毁,于是到网站闹事。”这位负责人说。

该网站负责人还透露,耒阳文联副主席曾专门就网发作品的事情跟熊艾春沟通过,但未果。除了文联副主席,市里也有领导打招呼,不让熊艾春再在网上“显摆”作品,“3日下午,就是受了领导的委托去劝熊主席。”

在这名负责人估计,或许是这场交流后,让熊艾春更加在意网友的评价了。“不说还好,一说反而引起他的关注。”这名负责人说,“他可能是一时来气才去摔了电脑。”

熊主席,有病得治/

在派出所协调赔偿时,熊艾春以网站对他造成了精神损害,要求赔偿10万元,可从中扣除2000元电脑损失。

电脑被砸后,耒阳社区工作人员当场报警,耒阳市公安局灶市派出所民警将双方带到派出所询问。据现场目击者说,在派出所期间,熊艾春回答语无伦次,有以手掩面偷笑等“古怪”行为。耒阳社区负责人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警方还不断向这名社区负责人求证眼前的人是否真的是文联主席,“警察先后问了我7次”。

耒阳社区网站负责人说,在派出所进行赔偿协调时,熊艾春表示网站对他造成了精神损害,要求赔偿10万元,可以从中扣除2000元的电脑损失,耒阳社区网站还应该给他赔偿9.8万元。双方尚未达成赔偿协议。而之前,熊艾春当着警察的面,准备向网站索要100万的精神损失费。“今天到你的办公室一看,不大,估计你们拿不出这么多钱,你就拿出10万块的精神损失费,扣去2000块的电脑补偿,你还得补98000元。”

而熟悉他的一些同事告诉记者,熊艾春10多年前曾有过精神病史。砸电脑事件发生后,熊艾春目前在长沙医院就医。

据网友爆料,熊艾春的异常表现之前就出现过,有一次找当时的同事雷部长找不到,“就在办公室翻箱倒柜,说你到哪里去了”。对此,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了熊的雷姓同事,他说“哎呀,那都是我在……”然后就岔开话题,不再说了。华西都市报记者梁斌

熊艾春首度回应 他们骂我神经病才摔东西

14日晚,湖南耒阳文联副主席肖希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在最近的通话中,文联熊主席告诉他,“是网站工作人员骂我神经病,才摔电脑。”此外,当地网友也说,有的细节被忽略了,在该网友提供的对话实录中,网站工作人员问,“为何摔东西”,熊答,“你骂我神经病”。

7月4日,耒阳文联主席摔网站电脑后,网站工作人员拍下了视频,因为方言较重,外地人都表示听不懂。14日晚,衡阳当地网友在多次看完视频后,敲下了对话实录。以下文字由“衡阳那些事”授权发布:

熊艾春:你拉我衣服。

工作人员:你摔东西了,为何要摔东西?

熊艾春:你骂我神经病。我是说限网站站长5分钟到处理事情,不到就摔东西。我承认我摔东西。

工作人员:我没骂你,你是无理取闹。你打了我。你有什么权力要我5分钟到。

工作人员:你来我家摔东西,我不可能不以理会。

(工作人员拿笔,让其写下砸东西。熊拿笔写下。)

熊艾春:(问工作人员)砸字如何写?

工作人员:你不是文联主席吗?砸字都不会写?

熊艾春:你不是骂我文盲吗?

华西都市报记者梁斌

《致网友》

网友文化我知道,小学三年没毕业。识字没我岁数多,还想看懂我的诗。欣赏不了就来骂,没有一点正能量。不是你们人太多,砸了你们的电脑!砸不过来我写诗。一天十首写死你们啊。——网传熊艾春14日写此诗回击网友

成都诗圈冷眼看“红人”

评其诗:水平低,很业余

论其事:跟诗歌毫无关系

“诗人”这个头衔,真的是很容易火,比如连“砸”字都不会写的湖南耒阳文联主席熊艾春。但这位横扫网络的“红诗人”,在诗人圈中并不待见,或者说此事完全与诗歌不搭界,“只是一桩偶然发生的社会新闻事件。”

四川诗人、九眼桥诗歌群群主何春,在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分析道:“从这位文联主席的作品文本来判断,水平非常低,很业余。在诗人圈,根本不具有代表性。这个文联主席砸电脑的事件,在我看来,还根本够不上诗歌事件,只是一桩偶然发生的社会新闻事件,与邻居发生摩擦是一个性质。所以,这位诗人因诗作遭差评而砸电脑,对诗人群体的形象,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另一位四川诗人何小竹,也基本持有相同观点,“‘羊羔体’、‘梨花体’所引发的争议,还能算诗歌事件。毕竟那些争议还是跟诗歌的写法有关。而这个诗人砸电脑,跟诗歌本身的创作,毫无关系,在文学创作上,毫无讨论的意义和价值。也就是说,从诗歌评论的角度来说,那根本不是个事儿。”何小竹还补充道,“有些人看诗人的笑话,我觉得无所谓。因为,真正懂得自重的诗人,会以自己的方式尊重诗人和读者。” 华西都市报记者张杰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中国需要一场生育政策大讨论

去年年底有50多位人口学者在上海召开生育政策座谈会,呼吁进一步开放二孩政策。我们认为,在这样的氛围里,人口政策的理想与现实,应该会是贯穿全年的重要议题。针对是否全面放开二胎等焦点性的人口问题,展开一场理性、建设性的大讨论,对当下中国来说可以说是迫在眉睫了。


高校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看到别人开海鲜馆赚钱,自己就跟风卖海鲜,一旦市场需求饱和,就难逃倒闭的厄运。饭馆倒闭了不要紧,高校专业设置失误则兹事体大——大学培育出来的教育产品不符合市场需求,对学生而言是贻误终身,对社会而言是严重浪费资源。


留守儿童性侵创伤何时能抚平

我们该问问故乡沦陷,留守儿童性侵,留守老人自杀,留守妇女成乡村二奶……这些问题是不是因为盲目加快城市化进程的结果?如果是,我们是不是要缓慢城市化脚步,是不是要反哺农村,鼓励农民工回乡创业,尽量和孩子、老人共同生活,而享受天伦之乐?


用涨票价解决地铁客流不靠谱

传说中的价格杠杆,能否起到“削峰填谷”的作用?用经济杠杆来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用涨价来分流,就得先明确“地铁的价格弹性”到底有多大。20年前,人们会因为“半只鸡”而减少公交需求,20年后这一幕还能不能重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